星鸿娱乐官网-城商行第二轮合并启程:抱团取暖化险先于做大

  原标题:城商行第二轮合并启程: 抱团取暖“化险”先于“做大”

 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  山西银行业仅晋商银行(1558.HK)一家上市,目前市值84亿港元,但成交极其清淡,股价自2019年末以来几乎成一条直线。晋商银行由原太原市商业银行更名而来。

  山西省正在推进省内城商行合并重组,以“改制化险”。

  目前,山西省已成立城商行改革化险工作筹备组,拟对大同银行、长治银行、晋城银行、晋中银行和阳泉市商业银行5家城商行核资,其中4家银行也已宣布召开临时股东大会。

  与以往合并设立“省级城商行”相比,业内人士认为,此前城商行合并重组首要目的是“做大做强”,而今,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更多意在“抱团取暖”共同抵御风险。

  在农商行之外,城商行正在掀起第二轮改制重组。除合并重组,另一方式是国资入股城商行,山东省管国企此前两年内收购4家省内城商行。

  银保监会相关人士此前也表示,目前,部分省份辖内中小机构改革重组工作正在有序推进。

  山西5家城商行合并重组

  山西省共有6家城商行,除晋商银行已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,其余5家城商行有望合并重组,但尚不清楚具体实施路径。

  8月7日,山西省招标投标公共服务平台网站挂出《山西城商行改革化险工作筹备组选聘中介机构服务项目招标公告》,由山西省相关部门批准,山西省城商行改革化险工作筹备组选聘中介机构,对大同银行、长治银行、晋城银行、晋中银行和阳泉市商业银行5家城商行截至今年6月末的资产、负债、权益进行全面资产核资、资产评估、法律服务。不过,该工作筹备组人士没有接受记者采访。

  8月8-10日,上述5家城商行中的4家相继发布公告称,计划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参与合并重组或新设合并的议案。其中,晋城银行、晋中银行通知称“参与合并重组”,阳泉市商业银行、长治银行称“新设合并”。晋中银行还提到“成立专项领导小组并提请股东大会授权其办理合并重组事宜”。

  至此,山西省城商行合并重组计划呼之欲出。有山西当地金融业内人士表示,山西省一直想为该省城农商行引入战略投资人,加快转型。从公开信息看,山西省主要官员在该省近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也一直提出推动银行“引战”。

  今年,山西省已经透露出城商行改制化险的信号。今年初《2020年山西省政府工作报告》提出,推进省属国有金融机构改革,加快山西金融租赁、山西信托、中煤保险等战略重组。此外,鼓励城商行、农商行等地方金融机构引入战略投资者,培育和组建民营银行。山西省委6月18日召开金融改革工作会议,该次会议提出“打造一流农商行城商行,为在转型发展上率先蹚出一条新路来提供有力金融支持”,此外“要把风险防控与金融反腐结合起来,严肃查处风险背后的腐败问题”。该省省长7月31日表示,扎实推动农信社、城商行改制化险。

  山西银行业仅晋商银行(1558.HK)一家上市,目前市值84亿港元,但成交极其清淡,股价自2019年末以来几乎成一条直线。晋商银行由原太原市商业银行更名而来。

  城、农商行合并从“做大”到“化险”

  “几家城商行合并成一家省级城商行,其实已经有不少案例,例如徽商银行、江西银行、江苏银行、甘肃银行等。”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,但是,上一轮城商行合并重组,首要目的是“做大做强”,也有抱团取暖的成分;而今,情况反过来了,中小银行合并重组,“抱团取暖”共同抵御风险,已成为首要目的,做大做强放在第二位。

  梳理城商行合并历史,目前的“省级城商行”大多是在省内多家城商行基础上合并而来,唯合并方式略有不同。

  一种合并重组模式是由主要城商行为基础,吸收合并其他城商行而来。2007年10月,吉林银行在长春市商业银行基础上,合并吉林市商业银行、辽源市城市信用社;2015年12月,南昌银行吸收合并景德镇市商业银行,并更名江西银行。

  另一种是多家银行重组合并,新设一家机构。2005年12月,安徽省内5家城商行、7家城市信用社合并成立徽商银行;2010年,湖南原株洲、湘潭、衡阳、岳阳市商业银行和邵阳市城市信用社重组合并为华融湘江银行;2010年12月,原宜昌、襄阳、荆州、黄石、孝感五家城商行新设合并组建湖北银行。

  最新的案例是,2014年12月,河南省内13家城商行组建中原银行。此外,6月26日,攀枝花市商业银行、凉山州商业银行宣布将通过新设合并方式共同组建一家商业银行,或为“四川银行”。

  董希淼认为,部分城、农商行规模较小,面临最大的问题不是发展而是生存,“抱团取暖”合并后的资产规模没有大幅增加,对资本的需求也没有那么高。但资本集中在一起,使用效率会更高,流动性安排上也更能统筹兼顾,省内协同效率也会更高。

  对于山西省而言,目前当地不良资产压力仍在,城商行合并“抱团取暖”,究竟是“新设合并”,抑或重组后由已经上市的晋商银行兼并,仍不清楚。

 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数据,2019年末,山西省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652.5亿元,较年初下降116.3亿元;不良贷款率2.32%,较年初降低0.72个百分点,仍高于全国水平0.46个百分点。银行业资产质量继续好转,但存量信用风险仍需要关注,特别是隐性不良贷款未充分暴露、个别民营企业信用风险未有效化解、企业负债率依然偏高等问题对信用风险的影响不容忽视。

  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在4月22日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到,“大家今年会陆续看到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工作力度会比较大,特别是进行市场化重组这方面的力度和措施会比较多。”银保监会城市银行部副主任刘荣7月16日在媒体通气会上表示,支持城商行按照市场化、法治化原则,实施兼并、重组和股权投资,完善治理结构,建立健全持续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。目前,部分省份辖内中小机构改革重组工作正在有序推进。

  (作者:辛继召 编辑:李伊琳)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鑫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